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郎酒“换新颜”

2022-10-13 00:40:51 5004

摘要:编辑 | 于斌出品 | 潮起网「于见专栏」近期,郎酒集团成了很多白酒爱好者的热议对象,原因在于有两个比较“重磅”的消息都在围绕着它。首先,一直以来都以“两大酱香白酒之一”作为核心品牌标签的郎酒推出了全新的“赤水河左岸,庄园酱酒”新定位,这让...

编辑 | 于斌

出品 | 潮起网「于见专栏」

近期,郎酒集团成了很多白酒爱好者的热议对象,原因在于有两个比较“重磅”的消息都在围绕着它。

首先,一直以来都以“两大酱香白酒之一”作为核心品牌标签的郎酒推出了全新的“赤水河左岸,庄园酱酒”新定位,这让曾经被郎酒广告“洗脑”过的广大消费者们有点不太适应,也引发了市场对于郎酒的持续讨论,新定位会帮助郎酒再创佳绩吗?

另外,一直努力上市却至今未能成行的郎酒终于离IPO又更进了一步,就在不久之前,郎酒再一次递交了自己的上市招股书,此举让这家被称为“酱香第二股”的白酒企业终于离资本市场只有一步之遥。

郎酒从品牌定位到公司身份全面“换新颜”的背景之下,这家被追捧为“茅台第二”的酱香酒品牌究竟怎么样?成功上市之后,它能配得上“两大酱香白酒之一”的行业地位吗?

发展迅猛,郎酒业绩向好

郎酒的“茅台第二”之名可不全是靠广告“刷”出来的,从公司业绩表现上来看,郎酒的确称得上是中国“两大酱香白酒之一”,特别是近年来,郎酒的发展势头十分迅猛。

根据郎酒上市招股书显示,在2018年到2020年期间,郎酒的总营收和利润都稳步增长,三年的营收数据分别为74.79亿元人民币、83.48亿元人民币、93.37亿元人民币;营业利润分别为9.63亿元人民币、29.24亿元人民币、34.06亿元人民币;净利润分别为7.26亿元人民币、24.44亿元人民币、25.21亿元人民币。其中,利润涨幅尤为明显。

营收迈向百亿里程碑的郎酒显然是具备不俗实力的。

另外,在2020年,郎酒的现金流情况还十分向好,它在当年的经营现金流金额超过13亿元人民币,同比涨幅明显,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也大幅下降到67.07%的水平。

在研发投入上,郎酒的研发费用投入呈逐年增长的趋势,从2018年的五千多万元研发投入,到2020年的八千多万元研发投入,郎酒的研发占总营收比重已经提升到了0.90%的水平。

可见,从核心业绩指标上来看,郎酒在过去几年的表现可圈可点,也许这是为什么它会选择在近期递交招股书的原因,毕竟一个好的公司业绩能够给到投资人以巨大的信心。

当然,郎酒取得现在这样的成绩也并不是一蹴而就的,它同样经历过企业发展历程中的至暗时刻。

作为一家拥有百年历史的老牌酒企,郎酒的过去与茅台们一样辉煌,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获得“中国名酒”称号的它拥有着强大的底蕴。只是在千禧年以后,它因为企业定位、经营问题而一度巨额欠债、濒临破产。

此后,历经探索、改革,郎酒逐渐形成了自己的发展特色,在红花郎、青花郎等热门酒型的加持下,在对标茅台喊出“两大酱香白酒”的定位下,郎酒走出困境,并在2012年实现年度销售额超过100亿元人民币的业绩。

此后,郎酒就朝着大家所熟悉的方向稳步发展了,一直到近期准备上市IPO。

值得注意的是,郎酒在某些方面的确与茅台非常像,比如在毛利率水平上,郎酒是毛利率水平仅次于茅台、与泸州老窖基本差不多的酒企,2019年其毛利率高达80.94%。这表明,郎酒在高端酒的销售上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长期来看,郎酒大概率将继续注重中高端白酒市场,就像它曾经在2019年对外宣称的那样,“青花郎未来的目标定价为一千五百元,将在三年内分六次提价来实现”,这样的一个价格定位很明显是直接对标茅台拳头产品“飞天茅台”。

当然,在白酒品质上,郎酒也有对标茅台的底气。郎酒生产地坐落于赤水河畔,这里不仅有着广大群众所熟悉的历史典故,也是酿造酱香白酒的顶级水源地。此外,在酿造周期、工艺流程等维度,郎酒的表现也很不错。更重要的是,它还能在此基础上保持着一个不错的产能规模。

机遇和挑战并存,郎酒不容松懈

总体来看,郎酒的基本面表现都还不错,这点是值得肯定的。当然,这并不意味着郎酒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因为它同样也在面临一些挑战,特别是在登陆资本市场之后。

举例来说,比如在企业潜在风险承受能力上,郎酒就需要多多留意。

对于白酒行业来说,企业生产销售的过程很长,环节也非常多,这决定了郎酒目前的重资产经营模式,但这种重资产模式肯定相应会蕴含巨大的发展风险。

根据上市招股书数据显示,本次IPO郎酒计划募资超过74亿元人民币,其中六十多亿都用于酱香型白酒产能建设、数字化运营建设、企业技术中心建设等,这种大量资金全部用于重资产建设的发展模式需要持续的业绩支撑,一旦遭遇市场风险,这些重量级资产投入将会变成企业的重大负担。

而一直以来,郎酒都是重资产模式的坚定执行者,比如之前它就曾耗资百亿建设旗下的白酒庄园,更是将自己的白酒定位干脆转变为“庄园酱酒”,这种对于白酒产业建设的坚守固然无可指摘,可作为一家即将登陆资本市场的酒企,郎酒的这种长期主义重资产投入能不能让投资者在短时间内就看到直接利益呢?这些是郎酒未来需要回答的问题。

此外,郎酒现在的上市进程颇有些“姗姗来迟”的感觉,在过去白酒行业飞速发展的十余年时间里,已经有很多白酒企业享受到了行业发展的红利,但现在才入局会不会稍微有些晚了呢?原本的行业格局和市场竞争情况会不会阻碍郎酒的进一步腾飞?

中国白酒市场的“水”还是很深的,郎酒想要借助资本市场更进一步的话,它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去做。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