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四川郎酒背后的仁寿男人

2022-10-13 01:32:52 3531

摘要:01 1992年,四川泸州制药厂来了一位30岁的新厂长——四川仁寿人汪俊林。仁寿地属眉山市,但汪毕业于泸州医学院,对泸州并不陌生。此前,他是成都恩威集团研究所的所长。此时的泸州制药厂,人心涣散,濒临破产。汪俊林的做法是,开除不务正业、不听指...

01

1992年,四川泸州制药厂来了一位30岁的新厂长——四川仁寿人汪俊林。仁寿地属眉山市,但汪毕业于泸州医学院,对泸州并不陌生。此前,他是成都恩威集团研究所的所长。

此时的泸州制药厂,人心涣散,濒临破产。汪俊林的做法是,开除不务正业、不听指挥、搞分裂、拉帮结派的职工,强化多劳多得原则,在奖金、工资、住房等敏感问题上向科技人员和销售人员倾斜。

当年,泸州制药厂从上年产值 200万元、实际亏损20万元,转变为产值576万元、实现盈利6万元。接着,他开始推动企业转制。1996年6月,泸州制药厂改制为国家持股45%、内部职工持股55%的泸州药业公司,并在1997年组建宝光集团(汪俊林持股76%),还收购兼并泸州市丝绸厂,投资控股了两家医药公司和两家房地产公司。

汪俊林

汪俊林是学医的,对医药公司感兴趣不奇怪。收购房地产公司,则显露出他的战略敏感度,以及做大事的野心。

1999年,应是受上级委派,他又接手当时四川最大的亏损企业——长江工程机械集团有限公司(长工集团)。当时长工集团生产举步维艰,亏损额连年增加,债台高筑,官司不断,工资都快发不出来了。

汪俊林提出 2000年扭亏脱困的目标。他重组两个主机厂、17个全资子公司,将企业的社会职能(如学校和医院)剥离,实行董事会领导下的总经理负责制,建立干部能上能下、竞争上岗的机制,对企业经营者实行年薪制,超指标者重奖,完不成任务者就地免职。2001年,长工集团盈利数百万元。

经此两役,汪俊林在四川企业界声名鹊起,颇有“病企神医”美誉,但对他的企业经营生涯来说,这些都只是序曲,波澜壮阔的主旋律很快就要来了。

02

泸州古蔺县,秦汉时属夜郎国,也就是成语“夜郎自大”里那个“夜郎”。夜郎国的中心区域,就在古蔺一带。说起古蔺,可能没几个中国人知道,但说到古蔺出产的郎酒,可以说家喻户晓。

郎酒所在的二郎镇,与茅台所在的茅台镇相隔只有40公里,连通两地的赤水河,历来被称为“美酒河”。独特的气候、土壤及微生物群,在这里孕育出中国最著名的两大酱香型白酒。


美酒河

1984年,古蔺郎酒在全国第四届评酒会上一举夺得金牌,酒厂决策者抓住机遇,实施郎酒扩建工程,经过5年艰苦努力,投资约3000万元扩建成年产3200吨的规模。

80年代的3000万元,可不是今日的3000万元可比。到90年代初,郎酒厂年产值达6000多万元,工业产值占古蔺全县工业产值的50%以上,上交财政收入占全县财政收入的90%以上。

但2001年,却传出郎酒即将改制的消息,而有意摘下“川酒六朵金花”之一的正是名不见经传的宝光集团。宝光资产6亿元,年销售额4亿元。郎酒总资产15亿元,净资产6亿元。这是一场典型的“蛇吞象”大戏,中国酒业圈沸腾了。

1991年的郎酒

郎酒为何改制?主要的说法是2001年前后,郎酒销售额大幅下滑,直接影响了当地的财政收入。而按汪俊林的解释,原因更简单:旧体制制约了企业的发展。

2002年,宝光集团正式入主郎酒以后,汪俊林却说,他一开始根本没想过参与郎酒改制。领导找他谈话时,他说:“我能力不够。这样是害我。” 但领导就是要让他“喝盐开水”,让他“越喝越渴,越渴越喝”。

收购的基本方案是,宝光出资购买郎酒集团73%的股权,以后每年拿出1.5亿元,分三年还清,未付部分按年收益5%支付资产收益。汪俊林说,确实是找不到一个比宝光更合适的买家了。

但郎酒改制时,东方希望也有意介入。当年,刘永好兄弟被评为大陆首富,东方希望积累了十几亿闲置资金,一直在为这些资金寻找投资标的。东方希望内部有人甚至夸下海口:“收购、整体出让或者合作,任何方式都可以。在可接受的范围之内,出多少钱都好商量。”

03

但鼎鼎大名的刘氏兄弟,硬是没有竞争过汪俊林。

不过,在郎酒资产转让中,不包括“商标、商誉、专利权和天宝洞”。汪俊林说,这是因为当地担心改制以后,郎酒改变注册地,税收也跟着走了。商标不转让,就不会发生注册地改变的情况。


古蔺郎酒

从明晰产权的角度,这次改制并不彻底。汪俊林也同意这种说法,但他认为,企业发展了,一切问题都好解决。

2010年,古蔺地方将郎酒商标转让给古蔺县久盛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久盛投资的大股东正是宝光集团。而商标转让采用直接划转方式,久盛投资支付价款为零。这一年,郎酒销售收入达58亿元。真像他说的,企业发展了,一切问题都好解决。

2011年,郎酒销售收入直接翻番,首次破百亿,达103亿元。当时,汪俊林给8000名员工每人额外奖励了3万元。但两年后,行业断崖式下跌,郎酒出现产品滞销、库存积压、价格倒挂等问题。与此同时,汪俊林也消失在公众视野中。

直到2015年8月,他告别隐身状态,出现在新员工培训会上。他对台下700多名新员工说道:“一个企业不赚钱是可耻的,一个人通过自己的努力挣不到合法、合理的钱也不是光荣的事情。”

2012年,据媒体报道,收购郎酒以后,汪俊林以之为依托,在成都大量投资地产项目,涉及市郊近万亩土地开发权,操盘者为其弟汪俊刚。2010年,两兄弟掌控的万华地产的土地总资产就已经超过40亿元。

2018年,郎酒销售收入重新破百亿,一向低调的汪俊林也开始频繁出现在媒体及各种公开活动中。他以过来人身份告诫创业者:“大家天天讲要加强管理,管理对企业很重要,做企业,特别是创业企业要成为一个大企业,甚至伟大的企业,抓住机会比做好管理更重要。”

他回答媒体的“普鲁斯特问卷”,被问到:“自己的哪个特点让你最觉得痛恨?”他回答:“太热爱工作。”

而今,郎酒股份正筹划上市,如上市成功,汪俊林有可能成为“中国酒业首富”。想想茅台的袁仁国,同一条河的上下游,同样是酿酒的人,命运却截然不同,实在令人感慨。

感谢您的阅读,更多好看内容,请关注头条号“独角兽小报”。点赞不如关注哦!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