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郎酒汪俊林的另一面

时间:2022-10-13 01:40:45 | 浏览:4353

在频频“喊话”贵州茅台中,四川郎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郎酒股份)誓要做第二个“茅台”。在前几天举行的国内7家核心酱酒企业群体活动上,郎酒股份实控人汪俊林对老大哥贵州茅台保持着谦恭的姿态。殊不知,他构想的与茅台齐头并进、并肩而立的梦想早已路人

在频频“喊话”贵州茅台中,四川郎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郎酒股份)誓要做第二个“茅台”。

在前几天举行的国内7家核心酱酒企业群体活动上,郎酒股份实控人汪俊林对老大哥贵州茅台保持着谦恭的姿态。殊不知,他构想的与茅台齐头并进、并肩而立的梦想早已路人皆知。

日前,郎酒股份披露拟募资近75亿元扩能增产,第三次向资本市场进军。

高调对标赤水河对岸的贵州茅台,郎酒股份距离市值近1.8万亿元的贵州茅台还很远。

2019年,郎酒股份实现收入83.48亿元,是贵州茅台收入854.30亿元的十分之一,其资产负债率(合并口径)连续3年超过66%,是贵州茅台的近3倍。

强势介入酱酒扩能竞赛

郎酒股份董事长汪俊林一直将贵州茅台(600519.SH)尊为酱香白酒行业老大哥,是学习的“榜样”和“标杆”。

不过,在刚刚披露的招股书中,郎酒股份以超过一半募资扩张酱香酒基酒产能,对扩能即将触碰天花板的老大哥并不会谦让。

招股书显示,公司拟募资74.54亿元,其中42.74亿元用于扩张酱香酒产能,占募资总额的57.34%。这会让公司在两年后新增酱香酒基酒年产能2.27万吨。达产后,公司的酱香酒基酒产能将达到5万吨。

这是迄今所有酱香型白酒企业中,最大规模的一次扩能。国台酒业、习酒以及郎酒三者旷日持久的“酱酒老二”争夺战,终会胜出一家。

贵州茅台驰名中外,酱香型白酒的稀缺性逐渐被发酵和挖掘,受当地环境等因素限制,贵州茅台的基酒扩能触碰天花板的时间已不远。

2019年末,贵州茅台的茅台酒、系列酒基酒实际产能分别为4.99万吨和2.51万吨。贵州茅台原董事长李保芳曾对外表示,茅台酒未来达到5.6万吨后不再扩展,系列酒也将达到5.6万吨。

贵州茅台扩能空间有限,同时贵州茅台集团旗下的兄弟公司习酒基酒产能亦不小。官网显示,其已达到4万吨的优质基酒生产能力。2019年,其实现销售收入79.8亿元。

这远不能满足市场对酱香酒的需求,不少白酒企业对扩张酱香酒基酒产能更加趋势若骛。而今,世界瞩目的赤水河谷,正在发生一场旷日持久的酱香酒基酒产能扩张竞赛。

从目前规模性白酒企业看,劲牌、洋河股份、珍酒以及国台酒业是酱香酒领域产能方面位居第三方阵的企业。

斑马消费初步统计,劲牌拥有酱酒基酒年产能1.3万吨;洋河股份(002304.SZ)基于贵州贵酒和厚工坊两家白酒企业,基酒年产能达到5000吨;珍酒目前有4600吨的基酒产能,随着万吨技改项目的技术,年产能将达1.2万吨;国台酒业招股书披露年产能为5300吨。

高调对标贵州茅台

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郎酒股份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51.16亿元、74.79亿元和83.48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02亿元、7.26亿元和24.44亿元。

最近两年,其净利润同比分别增长140.40%和236.64%,重要原因之一在于汪俊林力挺高端酒及次高端酒产品。

斑马消费发现,这在公司最近3年的销量和收入中表现的非常明显。

2017年至2019年,公司高端白酒收入分别为7.39亿元、19.27亿元和31.97亿元,分别占比各期公司收入的14.52%、25.88%和38.45%。2018年和2019年,收入同比增长160.76%和65.91%。而且,公司高端白酒销量从2017年680.07吨增至2019年的2475.95吨,3年时间增长将近1800吨。

上述同期,次高端白酒收入分别为13.01亿元、19.04亿元和21.31亿元,分别占比公司各期收入的25.57%、25.58%和25.62%,其年销量从2017年的3092.24吨增至2019年的4261.70吨,3年时间增长1169.46吨。

斑马消费统计,3年时间,高端及次高端产品总销量增长超过2900吨。

仅从收入来看,高端白酒、次高端白酒产品收入占据公司一半以上,成为公司重要收入来源。特别是高端白酒产品,成为公司利润的重要支撑,2017年至2019年,其毛利率分别为89.49%、90.42%和92.93%,直追贵州茅台的茅台酒;同期,次高端白酒毛利率均在80%以上。

汪俊林曾多次“喊话”茅台,要与茅台并肩而立。早在2017年6月,郎酒就将旗下酱香白酒青花郎包装成了“中国两大酱香白酒之一”,不知道一河之隔的贵州茅台会怎么想。

从价格上来看,青花郎系列产品和飞天茅台酒还有不小的差距,但差距正在逐渐缩小。

2019年,公司1年内上调4次核心产品价格,主要针对高端白酒主力青花郎和次高端产品红花郎。

2019年6月1日,上调青花郎单瓶出厂价79元,3个月后上调红花郎(15)单瓶出厂价49元,2019年11月1日上调红花郎(10)单瓶出厂价19元,12月16日,上调青花郎单瓶出厂价50元。

公开报道显示,郎酒股份将青花郎的目标零售价设为1500元/瓶,并计划在3年内提价实现。

曲线扫清商标障碍

郎酒改制时留下一个巨大的BUG,让汪俊林头疼不已,直到今年才得到彻底“解决”。

18年前,郎酒集团改制时,郎牌相关商标作为无形资产权益并未纳入到郎酒集团产权评估范围内,而是由当地古蔺国资所有,并将商标许可宝光集团所属的郎酒集团独家有偿使用。

启信宝显示,宝光集团注册成立于1997年,主营对药业、零售商业的投资等,为汪俊林、张燕夫妇全资持有。

招股书披露,2002年,郎酒相关商标年许可使用费250万元,并按照每年酒类销售收入比上年增加数的1%收取无形资产许可使用费。若郎酒集团年度酒类销售收入达6亿元,则宝光集团拥有10%的无形资产所有权,郎酒集团年度酒类销售收入每增加1亿元,则宝光集团相应增加5%的无形资产所有权,以此类推,最高不超过30%的所有权。

7年后,郎牌相关133个已注册和待审的商标被无偿划拨给古蔺国资旗下的国有独资公司久盛投资。

这让汪俊林看到了机会,其控制的宝光集团根据《无形资产使用许可合同》取得久盛投资40%股权,此后根据《补充协议》,陆续再取得久盛投资累计40%股权,合计持有久盛投资80%股权。

2016年11月,宝光集团将其持有久盛投资80%股权以40万元转让给郎酒股份,主要资产为“郎”牌商标。古蔺国资放弃优先购买权。

2017年11月,郎酒股份与子公司久盛投资签署《商标许可使用合作协议》,约定久盛投资负责公司品牌发展所需的所有商标的申请注册、维护和续展等事宜。郎酒股份按照每年经审计白酒类产品销售金额的1.2%向久盛投资支付商标使用许可费。

保荐机构、律师在招股书中承认,宝光集团取得“郎”牌商标所有权存在程序瑕疵,不过鉴于四川省国资委已授权、泸州市人民政府与古蔺县人民政府已进行确认,保荐机构认为该等瑕疵对宝光集团取得久盛投资80%股权的合法有效性不构成实质性影响。

且通过此前股权转让,郎酒股份已实际拥有久盛投资控制权及商标独占许可使用权,自此,商标对于郎酒股份上市已不形成阻碍。

汪氏兄弟的地产王国

除正在IPO的郎酒股份,汪俊林和其弟汪俊刚早年就在成渝两地的地产行业里摸爬滚打。万华系就是汪氏兄弟的地产系列企业。统计显示,万华系旗下企业超过15家,其主要业务涉及成都、重庆和海南等地。

万华系地产企业主要以成都万华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为主。

启信宝显示,该公司成立于1995年,公司实控人为汪俊刚,万华集团持有成都万华新城发展有限公司85%股权,另外15%股权由汪俊林控制的宝光集团持有。

成都万华投资集团主要项目成都麓湖生态城以及麓湖国际社区,这是成都当地一个超级大盘,其土地面积有几千亩之巨。

2010年前后,万华系将业务拓展至海南房地产市场,成立于2010年的海南万华地产以及2012年注册成立的三亚麓滨旅业,主要股东为海南农垦旗下公司三亚南滨投资持股40%、郎酒集团持股35%及成都万华集团持股25%。

斑马消费梳理发现,万华系与郎酒股份历来关系紧密。

2007年,郎酒股份成立时除了郎酒集团、宝光集团两家股东之外,还有成都万华投资集团持股5%。2016年,成都万华投资集团将持有的2500万股以2500万元转让给汪俊林之弟汪俊刚,自此退出郎酒体系。招股书显示,汪俊刚持有公司5%股份,为公司第四大股东。

尽管万华系已淡出郎酒股份,但与郎酒股份的仍有业务关联。

招股书显示,2018年、2019年,成都万华新城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万华投资集团子公司)购买成品酒632.65万元、4095.51万元;成都万华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购买成品酒2.29万元和108.69万元。

截至目前,汪俊林合计持有郎酒股份76.70%股权,其亦直接控制多家地产企业,主要是泸州宝光地产和以及宝光地产全资子公司古蔺郎酒地产,以及泸州两江物业等。

本文源自斑马消费

相关资讯

双重优势,小郎酒和顺品郎共助郎酒抢占都市光瓶酒先机

每经编辑:方奕奕厚积才能薄发。郎酒在浓香和酱香上的双重优势,共同为小郎酒和顺品郎的光明前途打下高速发展的坚实基础。主题款三部曲火爆,燃气小郎酒新年热销2021年末,郎酒电商陆续推出小郎酒主题款三部曲——墨绿款、樱花粉闺蜜款、深红燃情的新年款

郎酒重阳下沙大典举办,惊喜频出:5大生态酿酒区一齐亮相,6万吨酱酒重阳投产,郎牌郎酒重出江湖

九九重阳日,美酒飘香时。端午制曲,重阳下沙是郎酒人酿造酱香美酒的绝佳法门;顺天应时,遵循古法,是郎酒人恪守传统工艺的不变法则。10月4日,郎酒重阳下沙大典在郎酒庄园吴家沟生态酿酒区圆满举办。此次郎酒重阳下沙大典,可谓高潮迭起、惊喜频出:6万

郎酒股份副董事长汪博炜:5.5万吨酱酒产能今年将全面投产,红花郎回归是郎酒首件大事

每经记者:陈星 每经编辑:陈俊杰作为郎酒在2017年以前的主攻产品,红花郎曾以“酱香典范”的产品定位名噪一时。而随着2017年之后,青花郎取代红花郎成为郎酒的“头狼”,红花郎的身影一度模糊。近年来,青花郎逐步奠定郎酒大单品的地位及次高端酱酒

第四届郎酒老酒还乡举行,郎酒酱香新风味样酒测评广受酒友好评

中国食品报中国酒周刊、酒庄号报道10月3日下午,“第四届郎酒老酒还乡暨青花郎专家品评会”在赤水河左岸郎酒庄园里举行。这是郎酒连续第四年举办“老酒还乡”活动。在现场,近200位来自全国各地的老酒收藏者,带着各自珍藏的“老郎酒”回到它们的故乡,

汪俊林将郎酒计划公之于众,郎酒价格有望上涨?

郎酒是真的“坦荡荡”,对外公开产能、储能、销售数据!文 | 卖酒狼团队编 | 南风10月4日, 2022郎酒重阳下沙大典在郎酒吴家沟天元广场举行。郎酒集团汪俊林董事长在下沙大典现场公布了一系列数据,不仅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