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汪俊林的郎酒帝国!家族占股八成IPO成功个人资产或500亿

2022-10-13 01:27:07 3382

摘要:从3.25万亿跌至2.5万亿,看到贵州茅台市值大幅缩水7500亿——相当于3月9日的一个“宁德时代”还有富余,54岁的汪俊林会怎么想?很简单,先上市再说!既然号称“中国两大酱香白酒之一”,既然控制与茅台一河之隔的郎酒近八成股权,那么只要在A...

从3.25万亿跌至2.5万亿,看到贵州茅台市值大幅缩水7500亿——相当于3月9日的一个“宁德时代”还有富余,54岁的汪俊林会怎么想?

很简单,先上市再说!既然号称“中国两大酱香白酒之一”,既然控制与茅台一河之隔的郎酒近八成股权,那么只要在A股市场达阵,一切好说。

2020年6月5日,郎酒正式向深交所递交了IPO上市申请材料,冲击中国第20家白酒上市公司的位次。据悉,早在2007年郎酒股份已对资本市场蠢蠢欲动,不过,由于各种原因最终未能达成目标。14年后,汪俊林能如愿以偿吗?

据天眼查显示,郎酒股份主营“郎”牌白酒产品,前身为四川省古蔺郎酒厂,成立于1957年,成立之初属于全民所有制企业。

然而,伴随郎酒上市在即,现任郎酒股份董事长汪俊林也引起外界关注。在白酒圈内,汪俊林素有“中国白酒首富”美称。

数据来源:郎酒招股书

据了解,1992年汪俊林被泸州政府委派到泸州制药厂主持工作,刚接手时,泸州制药厂一度面临倒闭的困境,正是汪氏用一番努力,仅3年时间便促使泸州制药厂扭亏为盈。1997年,汪俊林成功收购了泸州制药厂,并改名为宝光药业集团。

1999年,汪俊林再次出手接管年亏损上亿的四川长江机械集团。经过数年发展,汪俊林将后者营收从3亿提升至15亿元。

将近十余年时间,汪俊林的跨界资本版图持续扩张。而最重要的手笔正是在2002年通过宝光药业以4.9亿元价格将郎酒收入囊中。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窗——恰逢白酒行业黄金十年。2011年郎酒营业收入达到103亿元,实现同比增长77.6%。2012年,销售收入更突破110亿元。同年,也正是凭借郎酒破百亿的销售收入,汪俊林问鼎“中国白酒首富”。

然而,好景不长。在营收破百亿后,郎酒自身存在的问题逐步显现,库存高企、价格倒挂以及红花郎虚假宣传等负面消息频繁出现。2012年年底,随着汪俊林陷入争议性案件之后,郎酒股份销售额出现大幅回落,至2014年甚至不足50亿元。

虽然在次年汪老板宣布回归,不过,从2015年后至今,郎酒并未回归百亿阵营。

据招股书显示,郎酒股份2017年至2019年分别实现营业收入51.16亿元、74.79亿元和83.48亿元,营业收入维持稳步增长态势。与此同时,同期净利润分别为3.02亿元、7.26亿元和24.44亿元。

但即便如此,其2019的营收数据较7年前的高点,仍萎缩了24.1%。

数据来源:郎酒招股书

据招股书显示,公司控股股东郎酒集团为受汪俊林控制的企业,汪俊林与汪俊刚为兄弟关系,汪俊林与张燕为配偶关系。郎酒集团、汪俊林、汪俊刚分别直接持有公司 61.70%、15.00%、5.00%的股权。此外,张燕持有宝光集团 1%的股权,并间接持股郎酒公司。可以看出,汪氏家族直接或间接控股达81.70%。

如果未来郎酒股份上市成功,汪俊林个人的财富无疑将会大大增加。按照目前白酒行业35倍的平均PE计算,郎酒股份的2019年静态市值将会达到840亿元,以此计算汪俊刚家族财富将会接近700亿元。实控人汪俊林身家则有望超过500亿元,成为中国酒业首富。

不过,懂酒谛翻阅招股书发现,郎酒股份与汪氏家族频繁发生关联交易。据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郎酒股份不断向成都万华新城发展股份有限公司销售成品酒。

数据来源:天眼查

数据来源:郎酒招股书

据天眼查显示,成都万华新城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成都万华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实控人皆为汪俊刚。据招股书显示,郎酒股份向万华新城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和万华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销售成品酒,2018年关联交易分别为632.65万元、2.29万元。2019年关联交易分别为4095.51万元、108.69万元。

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10月16日,郎酒股份2017年第四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关于郎酒厂公司出售位于二郎镇部分闲置资产的关联交易的提案》,会议决定将公司所有的相关闲置资产出售给古蔺郎酒房产开发有限公司,公司与古蔺郎酒房产开发有限公司就资产收购事项分别签订了《资产收购协议》。由公司向古蔺郎酒房产开发有限公司转让位于中城分厂的闲置土地使用权及地上附着的房屋、构筑物等资产,交易价格参照该项资产评估价值确定,交易金额为1,424.11万元。古蔺郎酒房产开发有限公司已向公司付清转让价款,相关资产的交割、过户手续亦已办理完毕。

据懂酒谛了解,其实,这笔交易是郎酒股份与实控人汪俊林控制的古蔺郎酒房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了《资产收购协议》,向其转让了位于中城分厂的闲置土地使用权及地上附着的房屋、构筑物等资产。虽然现在相关资产已经交割完毕,过户手续也办理,但这种实控人左右倒右手的资本游戏,对于正在进行IPO的郎酒股份来说,是否会产生负面影响呢?

另外,在采购方面,也存在一些千丝万缕关联。2019年万华新城为郎酒股份提供“餐饮住宿及会议费”以及其他费用合计865.43万元,2018年为584.03元。正如某券商人士所言,相比较于其他类型的关联交易,由于会议费存在的水分较大,因此,有部分公司会存在一些虚假成分。此外,懂酒谛翻阅招股书后发现,虽然郎酒股份对实控人也有所介绍,但仍然有很多未解之谜等待人们去发现。

责任主编:任冠群 主编:寒丰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