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四高”郎酒和汪俊林的第五次上市

2022-10-13 01:24:47 367

摘要:▲ 汪俊林 / 郎酒董事长“四高”的郎酒,第五次筹备上市了,但它还能顺利过关吗?原创 | 商业大咖研究院10月14日,重阳当天,赤水河畔的郎酒庄园举行了一场盛大投产仪式,二郎·红滩生态酿酒区全面投粮、投产。汪俊林出席仪式,一身酒红色的西装,...

▲ 汪俊林 / 郎酒董事长


“四高”的郎酒,第五次筹备上市了,但它还能顺利过关吗?

原创 | 商业大咖研究院


10月14日,重阳当天,赤水河畔的郎酒庄园举行了一场盛大投产仪式,二郎·红滩生态酿酒区全面投粮、投产。

汪俊林出席仪式,一身酒红色的西装,和其他几个集团高管显得高调很多,并亲自铲了一锹的五谷。

这一系列举措,都是郎酒为上市造势。

据《2021胡润百富榜》消息,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身家增长60%至480亿元,成为中国白酒行业首富

这,也是被人称为“四高”的郎酒,第五次筹备上市了,但它还能顺利过关吗?

1

酱香酒,因茅台而出名。

一直以来,贵州茅台都是A股酒水版块的风向标,也是唯一一家酱香酒上市公司,吸引了资本的广泛关注。

许多机构,资本,以及散户见证了贵州茅台一飞冲天的波澜壮阔,却也错过了贵州茅台的廉价股票。以至于市场也在期待,另一个贴着酱香标签的企业能够跻身A股,复制贵州茅台的奇迹吗。

而这郎酒,背着“酱香老二”的名头正是资本所紧盯的。

郎酒酿造历史悠久,自西汉的“枸酱”以来已有千年,现代工厂是在清末的“絮志酒厂”酿酒作坊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其工厂位于自古便有美酒河之称的赤水河中游的四川省古蔺县二郎镇,新中国成立后,郎酒于1956年恢复生产,并改名国营四川省古蔺郎酒厂。

这些年酱香酒“老二”郎酒已经冲击了四次IPO,但次次失败,今年6月11日,郎酒股份再次冲击IPO。

回顾郎酒近二十年的ipo之路,可谓尽显辛酸。

2003年开始,我国经济基本高增速,白酒消费税率也从25%下降到20%,白酒开始了产销两旺的时期。

早在2007年,郎酒就计划上市,当时郎酒董事长汪俊林就已经确定郎酒是IPO而非借壳上市。在最初之际,郎酒因为企业规模、经营业绩以及经营状况等影响,使上市时机不成熟,暂停上市计划。

汪俊林的第一次IPO因为自身的实力不济,草草结束。

两年后,也就是2009年,以固定资产投资增速驱动白酒需求大幅上升,白酒产商销量普遍快速扩大,行业蒸蒸日上。

值此机会,郎酒再次提出上市规划,同时被四川省金融办列入2009年四川省重点上市培育第一批企业名单。但次年其上市计划再度终止,具体原因并未披露。

到了2010年,郎酒的营收从不到3亿元增长到58亿元,到了2011年,郎酒的营收更是扩大至103亿元,突破百亿大关。

以当时的趋势,郎酒很有机会在那几年再度冲刺IPO。

可到了2012年内经济增速进入调整期,政府限制三公消费,发布禁酒令,两大因素叠加对整个白酒行业造成巨大破坏,酒企业绩大幅下滑,甚至出现负增长。

直到2016年,白酒需求再度暴涨,白酒产量也恢复常态,价格同样飙升,2018年郎酒营收重回百亿元大关。

彼时,汪俊林,再度寻求上市。

2018年7月,券商、会计师等先后进驻郎酒集团筹备IPO相关工作,只因泸州市人民政府发布的泸州市千亿白酒产业三年行动计划中,行动目标提到“郎酒股份公司成功上市,主营业务突破200亿元”,不过最后不了了之。

2020年5月28日,郎酒正式向中国证监会递交IPO招股书,但在2020年7月10日,其保荐机构广发证券因在康美药业相关投行业务中存在违规行为被证监会处以暂停保荐机构资格6个月、暂不受理债券承销业务12个月的监管处罚。

郎酒多次谋求IPO、但始终没有确定下文,虽然辛酸,但也吸引了众多流量。

可郎酒始终在冲ipo的路上被骂。

只因郎酒的“四高”问题,路人皆知。

哪“四高”

高噱头,高销售费,高负债率,以及盲目的高扩张!

2

这些年,郎酒借着贵州茅台的热度,一直在“打擦边球”。

2017年,郎酒将旗下的一款酒宣传语改为“青花郎,中国两大酱香白酒之一。”,就在市场上引起巨大争议。

当时不少酒业人士,爱酒之人纷纷指责郎酒打“擦边球”的行为,市场一度为之沸腾,其也一直在备受争议。

2019年3月,郎酒董事长汪俊林放出狠话:“未来5到10年,郎酒要与茅台平起平坐,我们有这个信心,有这个能力。”

消息一出,再度引起市场热议,都在抨击郎酒“碰瓷”。

从营销角度来说,郎酒确实是借助茅台热度提出两大酱香,捆绑赤水河上下游的概念,“擦边球”的意图十分明显。

如今打开百度搜索郎酒,映入眼帘的就是关于郎酒的视频广告,近乎占据了整个搜索界面的三分之一,对标的正是赤水河畔!

它的真实意图是利用青花郎切割部分飞天茅台消费者,希望青花郎作为日常酱香酒的第一选择,占位逐渐壮大的酱香白酒消费群。

作为同根生的自家兄弟,相互攀比十分正常,符合情理。问题在于,郎酒的酱香酒“老二”的位置,更像是靠嘴皮子“吹”上去的。

招股书显示, 2017年-2019年,郎酒股份营收分别为51.16亿元、74.79亿元、83.48亿元;上述三年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3.02亿元、7.26亿元、24.44亿元。①

再看贵州茅台—— 2019年营收854.3亿元,是郞酒的10倍;净利412亿元,是郎酒的近17倍。

早在2015年,汪俊林回归郎酒,就提出了百亿、200亿营收目标,然4年成绩单,营收竟还没破百亿。

这样的实力,比肩大哥茅台,是志向远大还是不切实际呢?

此外,2019年郎酒市场占有率为1.49%,远低于贵州茅台的15.21%和五粮液的8.92%。毛利率看,2019年郎酒的主营业务毛利率为80.94%,同期贵州茅台的毛利率为91.37%。

销售费用率上,郎酒却“高茅台一等”。

2017年至2019年,其销售费用分别为18.21亿元、29.32亿元和19.37亿元,高出贵州茅台30.45%、35.71%、19.36%,也高出行业均值17.7%、21.73%、4.69%。②

从2017-2019年公司平均销售费用30%,快赶上医药行业。

可以见得,郎酒这几年广告投入巨大,大力推广做品牌。上亿的广告砸中国好声音这个节目,郎酒网红庄园也极为出名,是白酒爱好者的向往之地。

同样远超行业的,郞酒还有高资产负债率。

如此高负债率在整个快消领域都算是“顶尖”。在现金流为王的白酒业,不确定性风险不容忽视。

现金流紧张,负债率高,利息支出也在持续攀升,即便是上市都难以得到消费者的支持

郎酒每一步都被人称为太急躁而不切实际,像是“空中楼阁”。

3

浮躁头上,插的是高负债的大旗。

截至2019年末,郎酒股份45.18亿元的借款中,仅有5.6亿元是信用借款,其他则通过担保、抵押进行融资,同时还有大量控股股东郎酒集团的委托借款。

据了解,委托贷款的金融机构方仅提供贷款渠道并收取手续费,贷款金额与贷款利息则由贷款方与委托方协商。市场认为委托贷款是一种规避公司间借贷禁令的手段。

此外,郎酒集团还大量为郎酒股份提供借款担保。仅招股书披露的就有17起,合计提供43.6亿元的借款担保。

这一部分,大多被投入到郎酒的扩张上!

汪俊林曾言:“由于建厂土地等自然资源非常有限,赤水河流域的酱酒产量将长期局限在20万吨/年,加上酱酒对储存年限有要求,谁的老酒多、产能大、基酒存放时间长,谁就能在未来市场竞争中取得先机和优势。”

这也让汪俊林带着郎酒集团,开启疯狂扩张的道路,囤积库存,甚至开始控制库存,可市场认为是走量难走“心”。

2017年-2019年,郎酒固定资产与在建工程总额由2017年的36.05亿元增加到2019年的59.87亿元,短短三年增加超60%。

此次IPO,郎酒拟发行不超7000万股,74.54亿元募资用于扩能增产,主要投入“优质酱香型白酒产能建设项目”、“郎酒数字化运营建设项目”、“郎酒企业技术中心建设项目”、“优质浓香型、兼香白酒产能建设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

这也是迄今,所有酱香型白酒企业中,最大规模的一次扩能。

截至2019年,郎酒的酱香型基酒产能1.80万吨,加上目前在建的吴家沟基地技改项目(一期),及募集资金配套建设项目。达产后,郎酒酱香型基酒总产能将超5万吨。

而2019年,茅台酒基酒的基酒的实际产能为4.99万吨,在没有大规模扩张基酒生产力的情况下,2021年维持在5万吨左右。

汪俊林不顾一切,举着高负债的大旗只为扩张产能,郎酒的确迎头赶上,比肩茅台,但产能大增后,郎酒会得到市场的青睐吗?

答案是否定的。—— 据了解,郎酒的市场占有率不足2%。

比肩茅台的产能,但郎酒却达不到茅台的市场占有率,等待郎酒的结局只有徒增库存。再者,郎酒的去库存能力也较差。

汪俊林的一席话定下了郎酒疯狂扩张的调子,可立足郎酒实际情况,汪俊林恐怕很快会被打脸。

除此之外,当年郎酒快速崛起被业界仰赖的渠道建设也逐渐崩塌。

2019年1月,郎酒集团的特约经销商“华宇酒类经营部”因为约114万欠款,将郎酒销售公司、南京金色庄园告上法庭。

该案件庭审中,郎酒销售公司以不知情、不认可、无法说明证据的真实性及合法来源等说辞为自己辩护,官司失败时反复上诉,非要跟经销商争个你死我活,并于今年1月22日向江苏省高院申请再审。

事实上,除了茅台以外,整个白酒企业都会存在压货行为,而郎酒的表现尤为突出,郎酒为了自己的利益坚持向经销商压货再压货的发展策略,导致经销商有苦说不出只能选择法律手段,郎酒的这种做法不但有些不近人情反而有些不负责任。

靠嘴吹出来的酱香酒“老二”郎酒,也得了茅台的“富贵病”,定价不合理,甚至还耍小心思“压茅台一头”。

2019年,郎酒表示旗下高端产品青花郎将在3年内分6次把青花郎的目标零售价提升至1500元/瓶。这一价格,直接超过53度飞天茅台“一头”。

其他产品品牌也不断提价。

例如,2019年1月郎酒的9款奢香藏品产品提高了出厂价,8月39度、44.8度和53度的红花郎,出厂价每瓶上调49元。1650ml的53度大红花郎,更每瓶上调169元。

正常情况下,一瓶1499的飞天茅台和1500的青花郎摆在消费者面前,大多数消费者都会选择飞天茅台。

看似无情,但这就是现实,残酷且真实。

专家表示,不同品牌,市场是有不同的价格接受度。一旦超出范围、频频高价,销量下滑是大概率事件,这在强竞争的白酒领域,无疑于火中取栗。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表示,郎酒的多次提价,其实在不断地透支这个品牌,透支企业与经销商之间的信任感,也偷取了经销商的利润,并最终导致终端市场价格混乱、压货等问题。

郎酒股份内部从产品、渠道、客户以及团队都存在一定问题,若未来不能妥善处理,上市仍存在牵绊。

即使上市之后,也会影响到投资者信心。

4

赤水河,即赤水,为中国长江上游支流,因河流含沙量高、水色赤黄而得名。

赤水河四分之三流域在大山中,所以赤水河是中国唯一一条没有被污染的长江支流。河水清澈透底,两岸陡峭,多险滩急流。

赤水河流域内盛产美酒,当代有“英雄河”、“美酒河”之誉。

赤水河畔可以承载万千灯火,璀璨白酒文化,郎酒一口气吃不成胖子,需要循序渐进,“柔”、“绵”才是汪俊林需要从赤水中学到的精华。

注:

① 2020-11-18,Ipo早知道,《郎酒三次ipo失败后再次启动上市:渠道激进压存货争议》

②、③:2020-07-08,搜狐,《郎酒三高之压 价值成色几何?汪俊林的嘴皮功与实力秀 》

④ 腾讯,2021-11-12,《浪潮财经:并肩茅台再受阻,郎酒这次IPO会如愿吗?》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