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眼红”茅台,郎酒与国台抢先开争第二酱香股

2022-10-13 01:09:10 530

摘要:南都讯 记者马建忠 继国台酒业6月份提交拟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辅导备案材料后,8月20日晚间,证监会四川监管局公布《郎酒股份辅导备案基本情况表》(下称“辅导情况表”)。很显然,随和贵州茅台股价频创新高,市值站稳万亿,其他酱香酒公司对第二酱...

南都讯 记者马建忠 继国台酒业6月份提交拟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辅导备案材料后,8月20日晚间,证监会四川监管局公布《郎酒股份辅导备案基本情况表》(下称“辅导情况表”)。

很显然,随和贵州茅台股价频创新高,市值站稳万亿,其他酱香酒公司对第二酱香酒的争夺开始提速。依照辅导情况表,郎酒IPO公司名为四川郎酒股份有限公司,注册地四川省泸州市古蔺县;法定代表人汪俊林;保荐机构广发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辅导备案日期为2019年8月16日。南都记者注意到,按照郎酒之前计划2020年上市,而郎酒一直号称其是中国两大酱香白酒之一。而国台酒业的备案材料则披露其拟于2020年3月上报IPO材料。当然,争夺第二酱香的还有习酒,茅台集团旗下的习酒已多次传出要上市的计划。

就冲刺“酱香酒第二股”方面,国台酒业近期率先有动作。据证监会方面披露,今年6月初国台酒业率先进行上市辅导,不过从国台酒业近期向证监会披露的数据而言,营收和利润则相对不太“亮眼”。

从该公司上市辅导材料提供的数据而言,国台酒业2018年营收和净利数据分别约合11 .44亿元和2 .42亿元,仅相当于酱香酒“老大”贵州茅台同期的1/64和1/147,即使相比同样发力酱香酒第二股的习酒及郎酒,同期营收数据亦逊于这两家公司,另外纵观目前白酒上市公司,国台酒业的营收和净利仅位列第17位和第15位。

瞄准2020年登陆A股市场的酱香酒企业还有郎酒。据南都记者了解,郎酒提出2020年上市这一说法,系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在2019工作规划时提出,其当时声称“(2019年)要顺利推进IPO工作,为实现成功主板上市做准备”。

相比于率先披露财务状况的国台酒业,郎酒方面自称的家底则相对“厚实”,南都记者综合多渠道披露的数据显示,2018年郎酒已经声称营收破100亿元人民币,该数据在现有白酒上市公司营收中排在“茅五洋泸”之后位列第五。不过据此前媒体报道,郎酒“超100亿营收”却被指是大规模向渠道商压货的“虚火”,业界亦曾经对此事指出,库存过大有可能会导致倾销导致价格穿底,不过对于向渠道商压货“粉饰”业绩一事,汪俊林今年2月公开否认。

在向IPO发起冲刺下,南都记者留意到,今年郎酒可谓动作频频。今年5月份,郎酒曾对青花郎酒进行集中提价,决定自2019年6月1日起,上调4款青花郎酒的单瓶出厂价,另外,郎酒还将青花郎的目标零售价设为1500元/瓶,并计划在3年内通过6次提价来实现,直接对标茅台。

为维护产品价格体系,今年电商平台“6·18”大促前,郎酒曾试图因价格太低向天猫、京东及苏宁三大电商平台“开撕”。根据当时郎酒内部流出的文件显示,因“6·18大促”前述三电商平台涉嫌严重破价,因此要对天猫、京东和苏宁三大电商平台,分别减少年度规划费用100万元、60万元和30万元作为处罚;但随后6月19日,郎酒方面又以公司名义否决了这一措施,并称系该公司综合渠道事业部的“擅自决定”“未经公司盖章”“公司知悉后,否决了事业部的错误做法”。

相比于上述两家酒企的营收数据,习酒方面披露的数据则相对透明,在2016至2018年的营收数据中,习酒分别约为21 .69亿元、35 .78亿元和约56亿元,该数据放于目前白酒上市公司而言,处于中游位置。据一名茅台集团前任高管在2017年的公开说法,2020年前习酒也要实现上市。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