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郎酒:上市不积极,必定有问题?

2022-10-13 00:22:32 5435

摘要:郎酒,在中国名酒中,算是个“不按规矩出牌”的主。(图片来自视觉中国)近日,郎酒先是将出厂价提升100元/瓶,终于超越老对手贵州MT,勇夺中国白酒出厂价NO1。4月28日,郎酒又爆出主动撤回IPO。2007—2022年,郎酒为上市忙碌了15年...

郎酒,在中国名酒中,算是个“不按规矩出牌”的主。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近日,郎酒先是将出厂价提升100元/瓶,终于超越老对手贵州MT,勇夺中国白酒出厂价NO1。4月28日,郎酒又爆出主动撤回IPO。2007—2022年,郎酒为上市忙碌了15年,最后却玩了一把寂寞。

郎酒老板汪俊林,屡屡“不按规矩出牌”,回顾公司15年上市路,和其的公司经营发展理念有诸多关系。


从宝光药业到郎酒股份

郎酒上市,其实最初就拿到一手好牌。

1996年,一家名叫华联商厦的成都公司成功A股登陆,股票代码000593。

2002年,泸州宝光药业以4.9亿的代价入主据称总资产15亿元、净资产6亿多元的古蔺郎酒厂,2003宝光药业控制华联商厦。宝光药业实际控制人,正是汪俊林。

回过头看,此时郎酒距离上市近在咫尺。宝光药业壳已在手,郎酒只需资产注入和置换,大功即可告成。

结果汪俊林放弃了。公开资料显示,汪俊林表示专注运营郎酒逐渐淡出其他产业,宝光药业随后也更名大通燃气。

敢于放弃上市,中国企业家中并不多见,汪俊林真正的想法是什么?难道他不知道将郎酒资产注入宝光药业,立刻可以在资本市场获得数十倍的回报?

在当时,还真的没有这种可能。

查阅历史资料发现:2003—2005年,白酒股在资本市场整体表现不佳。2004年2月18日,泸州老窖股价仅3.54元,2004年6月28日,五粮液股价达到历史最低5.95元。由此看出,彼时的白酒股远远非造富机器,反而成为割韭菜的快刀,

好了,白酒龙头五粮液、泸州老窖A股当年都混成这样,郎酒就算上市有什么好?这,很可能是汪俊林当时放弃登陆A股重要原因。

也有业内人士分析,郎酒不愿上市保持非公众公司身份,对实际控制人大有好处。

首先,汪俊林拿下郎酒属于蛇吞象,他非常清楚中国第二瓶高端酱酒的稀缺性,其家族作为郎酒大股东,可以极大分享其发展红利。

其次,郎酒如果成为上市公司,在公司治理结构、财务公开、业绩成长等方面都要接受更高要求,大股东的约束也更多。

因此,2003年汪俊林入主郎酒直到2007年,郎酒上市都处于停滞状态。


15年上市为何变撤回IPO

2007年郎酒股份正式成立,泸州市和古蔺县,成为郎酒上市最积极推手。

泸州号称“中国酒城”白酒是支柱产业,能打的两个种子选手一个是“泸州老窖”另一个就是郎酒,泸州老窖是中国白酒行业第二家上市公司,1994年5月公司上市,仅仅比山西汾酒晚4个月零3天。郎酒如果登陆A股,泸州顿时成为中国唯一拥有两家白酒上市公司的地级市,涵盖浓香和酱香两大香型,意义不言而喻。

在古蔺县,郎酒厂长期是当地财税支柱,且当地还没有一家A股上市公司,郎酒如果成功上市对当地经济社会推动极大。

因此,对于郎酒上市当地政府和各级领导,帮扶不可谓不殷切。

再看资本市场,2018年后贵州MT股价一路飞涨,2020年7月6日达到1593.16元/股,总市值20013.24亿元。作为拥有中国名酒称号的第二瓶酱酒,郎酒在资本市场拥有巨大想象空间。2019年起,汪俊林多次强调郎酒上市重要意义,2019年8月,广发证券向四川证监局报送了关于郎酒股份进行上市辅导的辅导备案登记材料,同日获得四川证监局的受理。

但再次启动上市,郎酒可谓爬坡上坎。

2020年5月28日,郎酒正式向证监会递交IPO招股书。两个月后,保荐机构广发证券因违规行为,被证监会处以暂停保荐机构资格6个月、暂不受理债券承销业务12个月的监管处罚。

2021年5月31日,郎酒收到了证监会的反馈意见。意见有3部分53个问题,要求保荐机构广发证券核查并披露郎酒集团、郎酒厂当年国有改制有无造成国有资产流失,郎酒公司酱香型产品与贵州仁怀地区白酒企业尤其是茅台、国台的竞争关系、优势以及前景,公司浓香型产品与四川本地酒企尤其是四川白酒“六朵金花”的竞争关系、优势以及前景。

其中“郎酒集团、郎酒厂当年国有改制有无造成国有资产流失”一问,业界甚至质疑宝光集团在2007年7月以郎酒集团2001年9月的评估价6.39亿元,取得郎酒集团的全部股权是否有失公允以及分期付款、迟延付款等问题。

从外部环境分析,早期的陕西西凤、近期的贵州国台都曾非常接近IPO,最后无疾而终。即便如此,郎酒依然没有放慢上市的脚步。2022年3月28日,在“郎酒酱香产品企业内控准则”发布会上汪俊林表示,已经按照证监会的要求做完相关的工作,该做的工作都做得差不多了,同时也指出对郎酒上市要“保持平常心”。4月28日,郎酒股份就出现在证监会2021年度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终止审查企业名单中,郎酒上市按下暂停键。

30天之内,郎酒表示该做的工作都做得差不多了到谜底揭晓,汪俊林“保持平常心”是否一语成箴?


有专业人士分析,此次是郎酒主动撤回上市申请终止IPO,原因可能有二:

首先,2021年8月起,有关部门主动给酱酒热降温,提出资本不能“无序扩张”,大环境对白酒企业上市并不友好,郎酒主动撤回,属于“顺势而为”。

其次,郎酒在改制过程中情况比较复杂,国有资产流失问题相当敏感。


对于董事长汪俊林,郎酒暂不上市未必是坏事。公司上市能够带来的财富、名声、影响力他早已不缺,一旦套上资本市场金舞鞋,企业家很可能停不下来。但按照GDP导向的地方政府,对上市有着另一种想法和考量。而2021年营收已经达到130亿的贵州习酒在郎酒IPO暂停之后,能否脱颖而出打破酱酒原有格局,尚未可知。

看来,谁能成为中国酱酒第二股,平静的海面下其实早已波涛汹涌。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